御澤一生推

做不可能的夢。
啊,還有達成

#御澤only

[鑽A][御澤]遇見奇蹟-03

CP: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疾病虐向 *非職棒,打著大學聯盟的御澤


前文請走: 01 02


(以下正文)


隔天下午,倉持約了御幸一同去探望澤村,在電車上兩人不發一語,乘客嘈雜的交談聲以及嬰兒的哭喊令倉持不耐煩地戴上耳機試圖與周邊一切事物隔絕;而身旁的同行者則是望著窗外的一片漆黑,想著最近藉由夢境回憶起的種種往事而陷入了沉思。

 

 

看似單純易懂的背後,卻是驚天動地的真相。

原來抵在胸前的拳頭不是自信,僅是純粹的疼痛;原來眼裡朦朧閃爍的金黃並非挑戰,而是強烈的求救。

向御幸一也求救。

 

現在才遲鈍的意識到,那是冒著冷汗且冰冷的拳頭;那是喪失注意力且渙散的雙眸。

自己的'以為',多少的自認為'了解',促成現在的局面。

將那天投手丘上的投手與現在住院的病人聯想在一起,御幸的頭又是一陣暈眩。

 

 

“御幸…御幸一也!下車了!”

好一會兒才驚覺那是來自真實世界的呼喊才猛地抬起頭,原坐在身邊的倉持早已下了車在月台對著他大聲叫囂,最終在電車提醒鈴的催促下於車門關上之際跑了出來。

“如果沒叫你是不是要坐到尾站再坐回來?”

“抱歉…..”

對於眼前總是會先調侃幾句再道歉的壞性格眼鏡,倉持先是愣了楞後來也只是咂了咂嘴沒好氣的說了句”走了”便沒再多問。

 

到了醫院後並非先往被探視者的病房前進而是走樓梯至地下一樓的附設商店街買水果,這已是他們多次探望後養成的習慣,而且說到底也是位於人口匯集區設立的中心醫療院區,技術進步,資源也充足,使得不光是地下的商店街,院區四周各種食衣住行育樂的店家也紛紛設立,成為了小型生活圈;再加上隔壁縣區的居民聽聞口碑後慕名而來的也不少,促成了以此院為中心的交通網絡顯得十分合理。

如此一間齊全堪稱完美的醫療體系下使不論是地下商店街還是一樓走廊上前來看診的人群往往擠得水洩不通,可把當時初來乍到的御幸一也給嚇到了,但這股心情沒多久即轉為對貴院的敬佩,並且很快熟悉這裡的路況還找到了避免人擠人的捷徑,這點也一直令同年的倉持深感佩服。

 

藉著御幸發掘的捷徑不出多久就來到病房前,牌子除了其他兩個不認識的名字之外最下面熟悉的’澤村榮純’四個字映入眼簾,不知是否是因為最近夢境的干擾使御幸顯得有些緊張。倉持似乎是注意到了他的情緒但可沒打算讓他有時間調整,真是的…明明都來不少幾十次了,伸腳就往他屁股踢去,無視御幸的那句"等等"便拉開了房門,不過令他出乎意料之外的是裡面有人也正巧迎面拉開了門。

 

先是因驚訝而倒退了一步但便恨快認出眼前穿著白褂的人。

“朝田醫生” 倉持先打的招呼。

“是倉持啊,今天也來看澤村?”

“是的”

簡單打聲招呼後這才注意到身旁的御幸一也,互相點頭後朝田先請他們借一步說話。

 

御幸一也見過他。

而那潘朵拉的盒子似乎又將裝著不堪回首的記憶,一舉釋放了出來。

 

-

 

“澤村先生,聽得到我說話嗎?”

再次回到那三個月前的冬天,此時載著澤村的救護車已經將其送至醫院,而從副駕駛座下車的御幸一也隨著醫護人員把澤村推進急救室門前時則被迫在外等待。

御幸一也的心跳有如煮開了的熱水正迅速加快,剛剛救護車上的警報聲在腦內揮之不去,從玻璃窗戶看著身穿藍衣短袖的急救人員戴上手套在裡面手忙腳亂為澤村進行急救,心律顯示器顯示出他的心臟正不規則顫動著。

突然,顯示器上原本大起大落的線條變為長長的橫線延伸出去,右側的讀數不再是數字而是顯示問號。

御幸一也頓時覺得世界在旋轉,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御幸前輩!” 充滿朝氣的聲音從遠方傳來

“御幸前輩…” 有氣無力地呼喊來自漆黑的某處

夢裡,有人在叫他。

語氣截然不同的兩種聲音,卻是同一種聲線。

 

想尋找,卻發現自己什麼也看不清。

 

 

再次清醒時,天花板的長條型日光燈刺的他瞇起雙眼無法直視,欲用手背遮掩光線,而瞬間的束縛感使他意識到自己正吊著點滴,床旁擺放的診療器具以及小於病房規模的格局讓他知道這裡僅是一般的看診室。

“醒了嗎?”

開門說話的是一位男性,還沒等對方回答就在一旁的滾輪椅上坐下,御幸戴上眼鏡上下打量這個人;高鼻樑上挺著一副細框眼鏡,鏡後藏著的是一雙深邃有神的黑色眼眸,額上的皺紋與灰白的頭髮顯示出他的年紀,剛走進來時身高看起來有一米八左右,而身上的白大褂與吊在胸前”心臟外科-朝田信輝”的字樣確定了他的職業。

“身體沒什麼大礙,剛剛的休克可能是來自心理的壓力,不過血糖偏低了點,營養要多攝取…..” 

”澤村呢?他沒事吧?” 像是突然想起了正念在心頭的事,御幸掙扎地坐起身。

“總之還是開了些藥給你,記得按時吃…”

“澤村榮純在哪裡?!”

朝田沒有回答,只是在鍵盤上敲敲打打,最後按下'Enter'後才從容地轉身面向眼前看起來焦躁不已的血糖不足患者。

這小子,自己的安危都不顧,反而擔心別人嗎?

朝田淡淡一笑,突然站了起來,說了句"跟我來吧"便起身去開門,"點滴沒讓你拆,一起推著走"

御幸頓了幾秒才乖乖跟了上去。

 

隨著朝田醫生進到了他的辦公室,從一人擁有獨立的空間這點來看御幸覺得他應該是主任或是院長級的人物,不過官階這麼高的人怎麼會接澤村當患者呢?又怎麼會開處方簽給自己?明明只是單純的缺乏血糖。這醫生還真是令人捉摸不透。

等待電腦開機的過程中朝田跟他大致說明了澤村的狀況。

“那孩子是因為*心律失常導致的休克。”

看御幸像是已經進入狀況後便繼續說了下去。

“剛剛心臟停止已經經過電擊讓它恢復正常跳動了,就目前來說不用擔心。”

“目前?”

“是的”

“這話什麼意思?”

“你來看這裡”

將開機的電腦擺到桌前,點開一張胸腔X光照片並指著左側一片白色的部分。

“初步判斷是屬於擴張型心肌病”

那是什麼東西?這是御幸腦中第一個想法。

朝田見他有疑惑便開始對這個病做詳細介紹。

“擴張型心肌病,簡稱DCM,主要是心肌功能受到影響,一部分心肌細胞膨大,而且沒有明顯原因。通常是左心室和(或)右心室的收縮*泵功能受損,導致了進一步的心臟肥大”

“所以心臟肥大會怎麼樣?澤村就會像今天那樣休克嗎?”

“是的…而且不只是這樣”

朝田稍作停頓後便繼續說道。

“當心臟過於肥大時,就要用更大更多的力氣去幫助它跳動,到最後很可能會逐漸引起左側或右側*充血性心臟衰竭”

“然後就會….?”

“會死”

 

御幸怔住了,當醫生的人這種話能隨便說出口嗎真是!

“不過也不用太擔心,只要按照標準的心衰進行藥物治療,或是針對它目前的缺陷去做手術植入*復律除顫器或使用*心臟起博器都是有機會改善的。”朝田對御幸打了一劑強心針。

“我帶你去看澤村吧” 起身後又像是想起什麼突然轉身對著他。

"哦對了,還沒正式自我介紹呢,我是心臟外科的朝田信輝,也是澤村今後的主治醫生” 說完便朝御幸伸出手。

“剛剛幫我開處方籤應該也看到了,我叫御幸一也,是澤村同校的前輩” 御幸回握。

“我會讓他繼續打棒球的”

“嗯?”

“沒什麼,走吧”朝田沒有再說下去,只是向他頗有深意的笑了一下。

 

這是他與這位醫生的初識。

 

 

-

 

時間拉回現在,三人站在訪客登記處的櫃檯會談,見朝田面有難色的開口。

“澤村的情況比想像中棘手,一個月的藥物治療結果對他無效”

有些一針見血啊…倉持皺了皺眉。

“完全沒有好轉的跡象嗎?”御幸倒是鎮定些的詢問。

“應該說我們浪費了這一個月,今天的胸腔X光片拍下來比一個月前的又大了一些”

“也就是說…”

“得做手術了,已經徵得本人同意,依澤村的狀況要使用植入性復律除顫器,預計手術會安排在下個星期。就這樣”說完轉身欲離開。

“所以做手術就可以痊癒了嗎?” 御幸追問道。

朝田稍微轉頭,停頓了許久。

“沒意外的話” 說完便很快地消失在走廊盡頭。

 


tbc.

大綱寫完之後真心覺得狗血啊啊啊怎麼會這樣QAQ

名詞解釋都是上網搜來的,查完頓時有種長知識的感覺XD


下篇再讓小天使出來說幾句話(喂




*心律失常:即心律不整,是指心臟電傳導系統異常所引起的各種症狀,包含心跳不規則、過快、或過慢的表現總稱。

*泵:即幫浦,是一種用來移動液體、氣體或特殊流體介質的裝置,即是對流體作功的機械。 人類及動物的心臟可說是天然的幫浦。

*心臟衰竭:又稱HF(heartfailure),當心臟無法推送足量血流維持身體所需時產生,會有猝死的危險。

*植入性復律除顫器:出現心律失常的患者應使用植入性復律除顫器。治療心跳過速,並預防心因性悴死。

*心臟起博器:心室內傳導延遲的患者要用到心臟起搏器,它是一種醫療器材,使用電擊對於心臟的肌肉做持續與規律的刺激,以維持心臟的持續跳動。

评论(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