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一生推

做不可能的夢。
啊,還有達成

#御澤only

[鑽A/御澤]我的投手

#取材自漫畫第二部61話

(劇透注意!!)

 

----廢話不多說 總之就是個小延伸

 

*交往前提


以下正文↓↓

 

 

(A球場 4:46PM)

 

 

 

『這裡還是謹慎的走外角吧』

 

『不,面對這個打者光用外角球是無法壓制他的』

 

兩出局,一壘有人的局面下,投手丘上的澤村對著蹲在本壘板的一年級捕手由井搖了搖頭

而此時站在打擊區的,是御幸一也

側身擺出了預備擊球的姿勢,臉上的護目鏡也因反光而看不清此刻的眼神,只是嘴角上揚,似乎是期待著面對著他的投手會朝他投出什麼樣的球

 

 

『好的,那這球就先用內角吊他,最後再用外角球解決吧』

 

與投手達成共識後,由井便將手套放在了打者胸前的位置

澤村頓時感到一股熱血沸騰,躍躍欲試的笑容溢於言表,雙眼流露一片金黃,比平常更加銳利有神。緊接著將右腳高高抬起,戴著手套的手作為一面牆壁,而右腳踩地的瞬間,左手臂甩皮鞭似的將手中的白球投了出去

  

 

「吭!」

 

不同於投進手套的沉悶聲響,球與金屬棒產生的清脆碰撞聲帶往一壘方向,御幸成功上壘!

 

「面對兩出局的情況,這傢伙一定只想好好對付眼前的打者,這時候當然會選擇用自己最拿手的內角球對決」

「想投內角的心情全部都寫在臉上了啊!」 御幸一臉壞笑著看向澤村,本想好好欣賞投手炸毛的樣子,沒想到投射過來的卻是更加堅定的眼神,對方沒有說話,用了比以往更大的微笑與御幸對視,雙眼那片金黃似乎比頭頂上的陽光耀眼上幾十倍,令人捨不得移開眼




此時的澤村在想些什麽呢?


 

是在佩服自己能把他最有信心的球路打出去?還是沒料到球擊出的方向會是一壘側?又或許是沒想到能被打這麼遠?

 

還是說...?




「澤村前輩!」 直到由井第三次的呼喊,澤村才將視線轉至正跑向投手丘的捕手後輩

 

「御幸前輩是很不簡單,不過澤村前輩也不用難過!剩下一個出局數,下一位打者穩穩地拿下就...」

話未了,取而代之的是爽朗的笑聲,外加貓眼

 

「哈哈哈哈哈哈!擔心個什麼勁兒呢由井少年,澤村大爺前輩是不會因區區的一壘安打而打亂陣腳的!你就安心的在本壘板接住我最棒的每一球吧!!」

 

「區區的一壘安打...」 眉毛顫動,啊..護目鏡反白了

 


 ------------------------------

(自動販賣機前 10:25PM)

 

「所以說,你在生什麼氣?」

「我才沒有生氣!!」

罐裝黑咖啡落至取出口後,御幸拿著它在戀人身旁坐下,澤村股著臉頰反駁著,直視前方避開御幸的視線

 

兩人都沒有再說話,許久後,依舊是御幸打破沉默

「今天為什麼那樣看著我?」

御幸空出拿咖啡罐的另一隻手摟住澤村,此時若是告訴他今天的那顆內角球其實太好打一定會使眼前的小投手炸毛的更厲害,話題過濾再過濾的最終結果只拋出這樣簡短的一個問句

 

「哪時候?」

「就是我上壘的時候啊,不是很深情地看著我嗎?」

「我我我我…我哪有?!御幸一也你太自戀了!誰看你了啊!」

看吧,不由自主地捉弄一下…果然炸毛了…

 

御幸笑著將剩餘的咖啡飲盡,投進距離三公尺的垃圾桶後改成雙手環上澤村的腰,而後者自然地將頭埋進前者的肩窩蹭了蹭,不用想也知道,他現在的臉絕對比蘋果還要紅

 

「看到你打擊時毫不猶豫地往內踩,就覺得你也太神了怎麼會知道我要投內角球呢?」將頭稍微調整了個能看到御幸臉的角度,澤村不解地望著他

「哈哈哈當然啊,你可是我的投手嘛!就算你跟其他人搭檔,你就算不說我也知道你的心思」

「你的投手……」 警覺自己的臉肯定又更紅了,澤村又將頭塞回御幸的肩窩

「或許其實笨蛋本來就很好看透?」

「御幸一也!!」看著自家投手炸毛的模樣,御幸笑著要他別生氣並收緊了雙臂

 

「除非你每天多接我三十球!」

「……」

 

啊,眼鏡又反白了

 

「御幸前輩,回應呢..?欸你幹嘛...啊啊啊啊啊不要咬我臉啊很痛欸!!」

 

 於是吵吵鬧鬧的兩人就這樣過了五年

------------------------------

 

踏入社會後,兩人生活模式的改變頂多就是身為戀人關係的他們在之前的大學附近租了棟公寓同居,為避免傷害自身的消化系統,御幸堅持他一人負責三餐的料理,而澤村只好選擇做一些簡單的清潔工作,或許是最安全的做法了吧,對澤村是,對整棟公寓更是,御幸感嘆

 


「我覺得御幸前輩肯定有讀心術」

「嗯?」

某天難得兩人同時有空閒的平常日下午,御幸翻閱著手中的棒球雜誌所刊登的最新消息,哲前輩敲出了再見全壘打,為灣星拿下主場賽的壓倒性勝利;小湊兄弟所屬的讀賣巨人於上星期以一分之差險勝倉持所屬的養樂多燕子;還有遠在北海道的降谷拿下勝投……

讀到一半,被突如其來的一句話打斷,抬起頭,此時的聲源正看著棒球比賽轉播,似乎是MLB的總冠軍賽第六戰,兩出局滿壘,球數兩好一壞,打者與投手遲遲分不出高下,比賽陷入糾纏

 

「就感覺……御幸好像永遠都知道我在想什麼」

 

『四棒打者三振出局!』發著光的小箱子裡的球迷們激動地站起身來

「怎麼說?」

 

由於歡呼聲實在太過吵雜,令澤村欲抓起遙控器調整音量,當下意識想用左手時,又默默改成用右手

 

這讓御幸微微顫抖了兩下

 

看著青道的夥伴們各自在職棒界大展身手,說不會激起御幸的棒球魂是騙人的,有時候為自己未選擇進入職棒感到可惜

 

但澤村呢?

一直以來只知道一股熱血的棒球笨蛋,如果當自己再也不能打棒球,那是何等痛苦?

 

三年前,於一次車禍意外中導致左手臂粉碎性骨折,筋韌也遭破壞,當醫生告知無法在正常使用左手時,除了教練及隊員們的驚訝,對於澤村而言這等於是宣布自己的棒球生命死刑

 

「你明明能有更好的職棒生涯,卻為了我而放棄,就是考慮到我的心情不是嗎?」

 

當御幸得知澤村的事後,便毅然決然地從簽約不到三年的中日龍退役,轉而進入社會求職

因為他知道,他不能丟下澤村,如果自己一人去了職棒,那澤村的傷痛誰來分擔?

就是因為知道,才決定與相伴五年的戀人同進退

 

合上手中的雜誌,御幸起身走到澤村面前,拭去對方止不住的淚水

「笨蛋,不是早就跟你說過只要是為了你,我怎麼樣都甘願嗎?」

「不是,只是覺得好不甘心啊,怎麼你每次都知道我的想法呢?不用跟我確認就知道我在擔心什麼,知道我在害怕什麼」

 

這次御幸沒有回答,只是雙手捧起澤村的臉,後者似乎還想說什麼,嘴唇下一秒覆上的卻是他的,冰冷的觸感隨之而來的是溫熱的舌尖交纏

 




所以我不是說

 

就是因為

 

你是我的投手啊

 

 


FIN.


這手速實在是慢的可以....

已經不知道我在寫什麼了....時間線跟視角互換好亂的感覺.....結構不完整還請見諒

本來要寫甜文的不知道後來怎麼有點虐虐的....難道我的思想就那麼負面嗎.....

2017的第一篇文 不知道下一次產糧又是什麼時候了哈 

歡迎留言跟我討論想法,這樣我會很開心der~~


#感謝閱讀

评论(1)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