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一生推

實踐了眼前,才有機會做下一個夢
#唯愛御澤

不知不覺粉絲破百了呢!!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各位小天使的熱度跟關注都是我的動力,真的很喜歡你們><,一起愛著御澤的感覺真的很好❤
怎麼說呢,一路走來第一次得到那麼多人的關注,生病期間也是大家陪著我渡過,心中的喜悅實在是.....難以言喻
總之就是謝謝,真的謝謝
不好意思的是最近真的好忙好忙一直沒更新,但我沒有棄奇蹟坑!沒有棄!

*那最後,就開放第一位留言的小天使點文,CP限御澤哦🙌

還有有想對我說什麼的小天使都可以在底下留言或者私信給我哦不用害羞><

【MLB現場賽初體驗】
雖然我不是天使隊球迷但這個體驗實在永生難忘,還拿到了比賽用球真的好開心💓!!!!!

就是想告訴大家目前的我很平安,一直忘了在這邊發手術成功的通知,謝謝各位天使的關心真的好喜歡你們(抱
所以,是HE哦😊😊

啊..話說目前還在遊山玩水中更文還要等等(被揍

明後天...說實在真的很緊張因為不是普通的手術,活下去的話我一定把文寫完...因為那就是映照自身的故事
謝謝留言給在下的各位天使!真的很喜歡你們,有緣的話會跟你們一起繼續喜歡御澤的!

奇蹟...但願我能遇見
遇見,就一定是HE

[鑽A][御澤]遇見奇蹟-02

CP: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疾病虐向 *非職棒,打著大學聯盟的御澤


前文請走: 01


(以下正文)


"御幸前輩!"

 

剛升上大學二年級的御幸一也仍延續著對棒球的熱忱參加了社團,大學聯盟打起來比職棒輕鬆不少,畢竟不是以職業來奮鬥的目標而顯得沒那麼有壓力,或許就是為了不讓興趣因成為職業而喪失熱忱所以御幸一也選擇升學而不是職棒,自己熱愛的東西如果哪一天成為了包袱,成為了負擔,那將會是何等痛苦?他不敢想像。

而剛繞著球場跑完步的御幸在休息區準備穿上捕手護具時身後傳來那有精神又令人懷念的聲音,他先是驚訝後轉身看到了一年沒見的,青道時期的投手後輩。

"澤村...?你怎麼在這裡?"

 

 

"什麼我怎麼在這裡啊?我澤村榮純到最後決定到大學打棒球有疑問嗎....還是你覺得憑我的實力怎麼可能考上這所當然是有了金丸跟東条給我的加強以最低分數終於讓我給錄取了嘿嘿想不到吧...啊啊才不是因為御幸前輩在這裡才選這間的是因為這個球隊部員似乎不多都是即戰力我所以我才....."

這傢伙怎麼還是跟以前一樣話這麼多...御幸用拇指稍微按了按太陽穴後從容的開口。

"我是說,今天是一年級第一天入部,應該要到隔壁球場先報到吧,現在的話應該已經快結束了"

話剛落,眼前原本津津樂道的澤村臉色瞬間一變

"誒———????"

這下又起了御幸愛捉弄他的玩心。

"哎呀,第一天就遲到很大膽嘛,如果被監督知道可能整個大學生涯都記不住你了呢,接下來的比賽也不可能讓你參加,學長們也不會對你客氣的吧每天讓你做東做西,不是跑腿就是按摩跟洗衣服,不知情的外人看到還以為你只是個打雜的哈哈哈哈哈哈"

 

"啊啊啊啊啊不要說了御幸一也你這個混蛋!!!!!"說完後澤村摀著耳朵喊著混帳四眼威脅學弟啊啊啊並逃離了現場。

這傢伙完全就是跟高中一年級時一個樣啊真是。回想起當年澤村也是遲到且還被自己捉弄的情景嘴上的壞笑就停不下來,看著澤村跑開的背影消失在球場門口後才移開了視線。

 

那是,他們的重逢。

 

 

-

窗外的汽機車嘈雜聲比昨晚更密集了些,夾雜著起重機的運作聲,鋼筋掉落的清脆又帶點重量的聲響。隔壁的工地開始動工了,御幸心想便勉強撐起了身子。

時間顯示九點十分。啊,選修課好像結束了。再看了一眼身旁桌上四五瓶的空罐子,頭還有些暈眩,在不符自己身高的沙發上睡覺真不是件明智的舉動,全身酸痛加上宿醉的身軀連進到浴室做簡單的洗漱都有如行千里路。

 


夢到一年多前的事情?明明只是個微不足道的相遇而已

自認微不足道,又其實可能把它當成重要的回憶。

 


宿醉不是一般的難受,即便洗了身熱水澡,頭暈的現象仍揮之不去,腹部不適使他早(午)餐只喝了杯牛奶墊了墊肚子,覺得窩在家裡似乎也不是辦法,御幸一也決定出門。

此時已經過了上午的尖峰時段,路上的行人寥寥無幾,車流量也不多,加上今天的課已經不小心翹掉了,走在街道上就沒什麼與時間賽跑的壓迫感,也不知是找不到走快的理由還是顧慮到頭暈與胃酸翻滾的疼痛,抱著嬰兒出門的婦人腳程都比他快,沒幾秒就從後面追上,現在已經超過了不少。

因為不曉得附近哪裏有值得一去的地方(雖說本身散步也就沒什麼目的性),御幸就這樣走到他目前所就讀的大學。

租屋處離學校並不算遠,步行二十分鐘綽綽有餘,御幸進入後並非去校舍而是往棒球場的方向走去。

還沒到部活的時間場上沒多少人,有的話也是在做自主練習,御幸只是在站在球場外,並沒有進去的打算。

“來了啊御幸”身後有人在叫他令他下意識轉頭。

“哦,是三原前輩”

三原夏樹,同是棒球部且高御幸一屆即將畢業的學長,與澤村念同一系所,是個很關照學弟的好前輩,說起棒球水平打擊能力不輸御幸,可惜的是一年前因傷轉職為球隊經理,但在隊上仍具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力。

“後天與弘良大學的友誼賽還是自願不出賽嗎?”

“…是的”

“我了解你的心情,但這樣真的好嗎?”

“……”

“就算不說澤村應該也察覺了吧?現在的你完全不像有繼續打棒球的樣子”

“……”

“我也不會勉強你,但連你自己都不振作,還有誰能為澤村打氣?”

見御幸始終保持沉默,三原也不好再多說什麼,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跟他說聲加油就進入球場了。

 

振作….嗎? 

留在原地無奈的笑了笑

 

不是不願意,只是現在的自己知道,當在本壘板正視前方的投手丘時,腦海浮現的即是與那天重疊的影像。

他在害怕,更多的是自責。

 

-

 

那是發生在一月的,令人心寒的冬天。

氣溫尚未回暖,寒冷的溼氣壟罩整座球場,呼出的氣即刻化作縷縷白煙飄向天際,鼻子都凍得誤以為快要流出血來了,七局下半,一人出局二壘有跑者,比賽來到尾盤,到現在兩隊都沒讓對方得到任何分數,澤村首局到現在都壓制得很好,此時站在打擊區的是對方球隊的三棒,御幸一也向站在投手丘上的投手比出暗號,令人不解的是澤村開始多次都沒有將球投進手套的位置,四壞球保送的情況下一棒又將面對主力打者,御幸一也喊了暫停跑向澤村。

“你是在緊張嗎?這樣的局勢又不只是一天兩天了”

“御幸前輩,我好像……”

“肩膀太僵硬,姿勢也跑掉了,現在的打者是四棒,不要想些有的沒有的,調整好心情重新上吧”

 

澤村微微低頭,左手握拳放在左胸,御幸覺得他是在說’交給我吧’,想都沒想便將右手伸出來包裹住他的拳頭。

澤村突然抬起頭像是想說什麼,但御幸只是回聲’放心’就小跑步回到本壘板再次蹲下。

 

四壞保送後的第一球必定要謹慎。御幸想著便比出了卡特球的暗號,澤村將帽沿壓低了些,御幸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他相信他。

 

相信……

“吭!”

 

強勁地用木製球棒奮力一擊,白色小球在飛越的軌跡在天空形成一道完美的弧線,翱翔天際的旅程不知經過多少秒,最後降落在中外野第二層看台,敵對球迷起身歡呼,為這三分全壘打做出最高亢的讚許。

 

球擊出的瞬間御幸第一時間摘下面罩站起身看著它飛向看台,早在投出的那一刻他就清楚對方一定會出棒。

軟綿綿的紅中直球,怎麼可能不打?

根本不是御幸要的球路。

 

突然,正對面的人像他跪下,他先是一愣。

不,是倒下

 

“澤村———!!!!!”

捕手向他衝去

摀著胸口倒在他眼前的畫面,成為御幸一也最後一次出賽的回憶。

 

 

 

tbc.


好像自從知道自己還剩多少時間之後就比較積極打文,這到底是好是壞...?

還有,我不會把超鍵接改成文字啊啊誰來救救我!!

#感謝閱讀

[鑽A][御澤]遇見奇蹟-01

CP: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疾病虐向 *非職棒,打著大學聯盟的御澤


(以下正文)


“喲澤村.....今天怎麼還是沒什麼吃啊?”

“這樣就好…真是不好意思,麻煩前輩了”

將床桌上吃不到一半的醫餐倒掉不知道已經是第幾次了,最近澤村的胃口越來越小,回想起剛入住的他總是嫌量不夠便嚷嚷著御幸前輩我要吃炒飯,明明是個病人,太油的食物都說了不能吃的總是記不得。

"如果真覺得不好意思就老實的吃完啊,省得我在垃圾間多花上幾秒鐘" 食物處理完畢後回到病房,很熟稔的在床旁的椅子坐下,畢竟從第一次來到現在也已經過了ㄧ個月,房內擺設的熟悉度不輸之於自身租屋處。

而眼前穿著病服的對談者似乎沒想起這句話是延續著剛剛沒結束的話題而顯得不以為意,逕自拉起他的提袋像個正在拆禮物的孩子好奇的邊翻邊問今天又帶了什麼水果來。怎麼,餓了?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話御幸真想把剛剛倒掉的'廚餘'挖回來要他吞掉,浪費食物也得有個限度啊這個禮拜倒掉的分加起來都可以吃三天九餐了。

沒有,因為御幸每天帶來的水果都不一樣,多少有點好奇。應該慶幸澤村的回答是否定,阻止了剛剛一時興起的小計劃。御幸沒有回應,只是將澤村翻出來的芭樂拿至一旁桌子,切片處理對於從小就掌管廚房一切事物的御幸而言並不是甚麼難事,不出幾分鐘就將其切好裝盤放回床桌。

“咬起來太硬了…..” 第一口下去又完好如初的退出來。

“有嗎?我之前都帶差不多硬度的來啊” 御幸一邊回著一邊拿了一片放進嘴裡”對啊,滿軟的啊”

“怎麼可能御幸一也你牙齒是鐵鑄成的吧?!”

嘴上抱怨著,之後卻還是將剩下的吃完了,該說這個人是逞強還是不好意思拒絕別人的好意,不過話說我是前輩啊好歹加個敬稱吧!

這次沒有將心中的吐槽說出來,將眼前的病人吃個精光後交出的盤子稍微 沖了一下便再次回到床邊坐下。


“最近社團還好嗎?”床桌收起後澤村讓自己以坐的姿勢將床板稍作調整使其靠背。

“老樣子,不過大家覺得有點過於安靜了不太習慣”

“嫌我吵是吧?”

“本人都不打自招那我也沒辦法了….”

“御幸一也!!” 澤村伸出拳頭就往對方揮去,後者遭擊中之後先是愣了愣便很快恢復以往的壞笑。

“恩哼〜聲音一如既往有精神就好,笨蛋就是要有笨蛋該有的樣子嘛!”

“你這傢伙是故意藉機罵我笨蛋吧?!” 炸毛的個性果然又是不負眾望地登場。

“太大聲了…..嘛嘛,前輩親自來探望又幫你切水果結果還挨揍,澤村君真是薄情啊〜”

“你…..” 果然,貓眼也很盡責出勤。

 

兩人你來我往的互動一直到醫院廣播請探視者離開才結束,出了醫院後御幸步行至車站搭車後回到家前前後後四十分鐘左右,進屋洗澡完出來看了看時間,離午夜還剩不到一小時,便從冰箱拿出一罐啤酒後橫躺在沙發上,沒有打開電視而是慵懶地滑開手機查看前六個小時之間所接收的訊息,除了短信外還發現有好幾通未接來電,而且都是同一個人傳來的。

-你在哪?到醫院了嗎?

-今天澤村狀況怎麼樣?

-飯又沒吃完嗎?

 

-喂你倒是回我一下啊!

.

.

.

.

 

正考慮著要不明天再回覆時對方正巧又撥了一通過來,省下考慮的時間直接按下通話鍵……

‘你這小子都不會接電話手機買好玩的是嗎要不要數數我發了多少訊息給你!!!!’

“是是是你先別激動….” 早就預料到對方情緒不會很好,御幸馬上把手機拿遠深怕虐待了自己的耳膜。

“我在醫院不方便用手機啊,問那麼多你今天沒去看他嗎?”

‘如果我看了還會來問你嗎?’倉持的音量明顯降低了不少,但口氣仍不友善,果然是個關心高中時代同寢室學弟的好前輩,這段時間以來探望澤村的頻率比起其他人,甚至比御幸還要高出許多。

“…….”想起倉持發來的那些疑問以及今天探望澤村時得到的資訊,御幸臉色一沉,過了幾秒鐘仍沒有回答。

 

‘喂你說話啊話費很貴的不要浪費我…..’

“飯吃不到一半,咬力變差,打起人來一次比一次無力,你覺得呢?”

‘什…..’ 這次沉默的是倉持。

 

手機上的通話時間還在計算,但誰也沒有開口,任由時間流逝。

‘……’

“……”

 

見倉持似乎沒有回應的意思,御幸簡短道聲晚安後便按下紅鍵,短短的幾句與過於漫長的沉默使通話時間最終停在八分三十五秒。

將手機隨手扔在沙發上,手上的啤酒一飲而盡,御幸坐起身走向窗邊,近午夜時分的東京街上仍燈火通明,仍充斥著交通喧囂,像是在嘲諷,又像是在對現在他的心情表現出漠不關心,世界一如往常的運轉,誰也不會在乎此刻御幸的心情,甚至是現在澤村的病情,心情依附著病情,病情好使心情好,反之現在,御幸知道自己的情緒是越來越低靡。

 

如果當初能早點發現澤村的異狀,是不是更有機會治好?

如果澤村在投手丘上倒下那天前就要他接受治療的話,是不是更有機會活下去?

御幸如是想著。

 

現在,唯一能同時拯救兩者的,唯有奇蹟。



tbc.


我喜歡埋伏筆

聽說親身經歷打出來的文更有說服力所以我就...

以我現在的狀態能更多少是多少,還是會努力讓它結局的!!

嘖嘖,要BE還是HE呢?

[鑽A/御澤]我的投手

#取材自漫畫第二部61話

(劇透注意!!)

 

----廢話不多說 總之就是個小延伸

 

*交往前提


以下正文↓↓

 

 

(A球場 4:46PM)

 

 

 

『這裡還是謹慎的走外角吧』

 

『不,面對這個打者光用外角球是無法壓制他的』

 

兩出局,一壘有人的局面下,投手丘上的澤村對著蹲在本壘板的一年級捕手由井搖了搖頭

而此時站在打擊區的,是御幸一也

側身擺出了預備擊球的姿勢,臉上的護目鏡也因反光而看不清此刻的眼神,只是嘴角上揚,似乎是期待著面對著他的投手會朝他投出什麼樣的球

 

 

『好的,那這球就先用內角吊他,最後再用外角球解決吧』

 

與投手達成共識後,由井便將手套放在了打者胸前的位置

澤村頓時感到一股熱血沸騰,躍躍欲試的笑容溢於言表,雙眼流露一片金黃,比平常更加銳利有神。緊接著將右腳高高抬起,戴著手套的手作為一面牆壁,而右腳踩地的瞬間,左手臂甩皮鞭似的將手中的白球投了出去

  

 

「吭!」

 

不同於投進手套的沉悶聲響,球與金屬棒產生的清脆碰撞聲帶往一壘方向,御幸成功上壘!

 

「面對兩出局的情況,這傢伙一定只想好好對付眼前的打者,這時候當然會選擇用自己最拿手的內角球對決」

「想投內角的心情全部都寫在臉上了啊!」 御幸一臉壞笑著看向澤村,本想好好欣賞投手炸毛的樣子,沒想到投射過來的卻是更加堅定的眼神,對方沒有說話,用了比以往更大的微笑與御幸對視,雙眼那片金黃似乎比頭頂上的陽光耀眼上幾十倍,令人捨不得移開眼




此時的澤村在想些什麽呢?


 

是在佩服自己能把他最有信心的球路打出去?還是沒料到球擊出的方向會是一壘側?又或許是沒想到能被打這麼遠?

 

還是說...?




「澤村前輩!」 直到由井第三次的呼喊,澤村才將視線轉至正跑向投手丘的捕手後輩

 

「御幸前輩是很不簡單,不過澤村前輩也不用難過!剩下一個出局數,下一位打者穩穩地拿下就...」

話未了,取而代之的是爽朗的笑聲,外加貓眼

 

「哈哈哈哈哈哈!擔心個什麼勁兒呢由井少年,澤村大爺前輩是不會因區區的一壘安打而打亂陣腳的!你就安心的在本壘板接住我最棒的每一球吧!!」

 

「區區的一壘安打...」 眉毛顫動,啊..護目鏡反白了

 


 ------------------------------

(自動販賣機前 10:25PM)

 

「所以說,你在生什麼氣?」

「我才沒有生氣!!」

罐裝黑咖啡落至取出口後,御幸拿著它在戀人身旁坐下,澤村股著臉頰反駁著,直視前方避開御幸的視線

 

兩人都沒有再說話,許久後,依舊是御幸打破沉默

「今天為什麼那樣看著我?」

御幸空出拿咖啡罐的另一隻手摟住澤村,此時若是告訴他今天的那顆內角球其實太好打一定會使眼前的小投手炸毛的更厲害,話題過濾再過濾的最終結果只拋出這樣簡短的一個問句

 

「哪時候?」

「就是我上壘的時候啊,不是很深情地看著我嗎?」

「我我我我…我哪有?!御幸一也你太自戀了!誰看你了啊!」

看吧,不由自主地捉弄一下…果然炸毛了…

 

御幸笑著將剩餘的咖啡飲盡,投進距離三公尺的垃圾桶後改成雙手環上澤村的腰,而後者自然地將頭埋進前者的肩窩蹭了蹭,不用想也知道,他現在的臉絕對比蘋果還要紅

 

「看到你打擊時毫不猶豫地往內踩,就覺得你也太神了怎麼會知道我要投內角球呢?」將頭稍微調整了個能看到御幸臉的角度,澤村不解地望著他

「哈哈哈當然啊,你可是我的投手嘛!就算你跟其他人搭檔,你就算不說我也知道你的心思」

「你的投手……」 警覺自己的臉肯定又更紅了,澤村又將頭塞回御幸的肩窩

「或許其實笨蛋本來就很好看透?」

「御幸一也!!」看著自家投手炸毛的模樣,御幸笑著要他別生氣並收緊了雙臂

 

「除非你每天多接我三十球!」

「……」

 

啊,眼鏡又反白了

 

「御幸前輩,回應呢..?欸你幹嘛...啊啊啊啊啊不要咬我臉啊很痛欸!!」

 

 於是吵吵鬧鬧的兩人就這樣過了五年

------------------------------

 

踏入社會後,兩人生活模式的改變頂多就是身為戀人關係的他們在之前的大學附近租了棟公寓同居,為避免傷害自身的消化系統,御幸堅持他一人負責三餐的料理,而澤村只好選擇做一些簡單的清潔工作,或許是最安全的做法了吧,對澤村是,對整棟公寓更是,御幸感嘆

 


「我覺得御幸前輩肯定有讀心術」

「嗯?」

某天難得兩人同時有空閒的平常日下午,御幸翻閱著手中的棒球雜誌所刊登的最新消息,哲前輩敲出了再見全壘打,為灣星拿下主場賽的壓倒性勝利;小湊兄弟所屬的讀賣巨人於上星期以一分之差險勝倉持所屬的養樂多燕子;還有遠在北海道的降谷拿下勝投……

讀到一半,被突如其來的一句話打斷,抬起頭,此時的聲源正看著棒球比賽轉播,似乎是MLB的總冠軍賽第六戰,兩出局滿壘,球數兩好一壞,打者與投手遲遲分不出高下,比賽陷入糾纏

 

「就感覺……御幸好像永遠都知道我在想什麼」

 

『四棒打者三振出局!』發著光的小箱子裡的球迷們激動地站起身來

「怎麼說?」

 

由於歡呼聲實在太過吵雜,令澤村欲抓起遙控器調整音量,當下意識想用左手時,又默默改成用右手

 

這讓御幸微微顫抖了兩下

 

看著青道的夥伴們各自在職棒界大展身手,說不會激起御幸的棒球魂是騙人的,有時候為自己未選擇進入職棒感到可惜

 

但澤村呢?

一直以來只知道一股熱血的棒球笨蛋,如果當自己再也不能打棒球,那是何等痛苦?

 

三年前,於一次車禍意外中導致左手臂粉碎性骨折,筋韌也遭破壞,當醫生告知無法在正常使用左手時,除了教練及隊員們的驚訝,對於澤村而言這等於是宣布自己的棒球生命死刑

 

「你明明能有更好的職棒生涯,卻為了我而放棄,就是考慮到我的心情不是嗎?」

 

當御幸得知澤村的事後,便毅然決然地從簽約不到三年的中日龍退役,轉而進入社會求職

因為他知道,他不能丟下澤村,如果自己一人去了職棒,那澤村的傷痛誰來分擔?

就是因為知道,才決定與相伴五年的戀人同進退

 

合上手中的雜誌,御幸起身走到澤村面前,拭去對方止不住的淚水

「笨蛋,不是早就跟你說過只要是為了你,我怎麼樣都甘願嗎?」

「不是,只是覺得好不甘心啊,怎麼你每次都知道我的想法呢?不用跟我確認就知道我在擔心什麼,知道我在害怕什麼」

 

這次御幸沒有回答,只是雙手捧起澤村的臉,後者似乎還想說什麼,嘴唇下一秒覆上的卻是他的,冰冷的觸感隨之而來的是溫熱的舌尖交纏

 




所以我不是說

 

就是因為

 

你是我的投手啊

 

 


FIN.


這手速實在是慢的可以....

已經不知道我在寫什麼了....時間線跟視角互換好亂的感覺.....結構不完整還請見諒

本來要寫甜文的不知道後來怎麼有點虐虐的....難道我的思想就那麼負面嗎.....

2017的第一篇文 不知道下一次產糧又是什麼時候了哈 

歡迎留言跟我討論想法,這樣我會很開心der~~


#感謝閱讀

第一次覺得明明是別人的生日卻比自己生日來得高興
今天結束前再說一次
御幸一也生日快樂!!!!明年 後年 無論多久我都會在的!!😊😊😊

[鑽A][御澤]After five years

日職御幸x美職澤村

生日賀文怎敢虐呢? 是甜的!!!!!!!!!


御幸生日快樂!!!!!!!


(以下正文)


走出機場,風迎面襲來,十一月的天氣雖說不到寒冷的程度,但也有幾分涼意,彷彿是催促著澤村趕緊上計程車前往那個地方。

那個曾經與御幸一也同住的公寓。




是什麼時候在一起的呢...?




或許是高中某個夏天夜晚,在室內練習場外面的自動販賣機旁,御幸的表白

又或許是高三畢業那天,自己哭哭啼啼地對著御幸一也說本來要追上他的身影卻狡猾地躲到大學去了,然後不小心脫口說出為什麼會喜歡上這種惡劣的前輩明明只有臉長得好看而已



總之,就是在一起了。




兩人前前後後高中畢業,御幸選擇先進入大學就讀,三年後再向橫濱灣星提出入職申請。然而另一位,或許是知道自己唯有棒球才能在社會上佔有一席之地,澤村毫不猶豫的選擇加入職棒,不出四年轉而挑戰大聯盟



沒錯,當御幸準備好跟澤村在日本職棒下以對手的身分再次現身於那耀眼的鑽石場時,澤村離開了



“喂別哭啊笨蛋! 當初下決定的不是你自己嗎?不要後悔的去吧!”

“那御幸前輩不就一個人了嗎...嗚...嗚...”

“沒事沒事,我反而擔心對於英文一竅不通的笨蛋要在那如何跟別人好好交流呢〜”

“我才不是笨蛋!!!!”

澤村依稀記得那天準備隻身前往那棒球的最高殿堂,出境之前御幸一也像個老媽子般千叮嚀萬交代那千篇一律的話,以及語畢後的那份擁抱、夾雜自己淚水的纏綿深吻



而那一連串的叮嚀,澤村只隱約聽見了幾句...


“當覺得累了,就回來吧..”


“我會一直在這裡等你”






期間兩人的互動,從原本的每天見面,每天睜眼就是對方的世界,變成了短信聯絡,再慢慢地從一天十來封減少至一星期、一個月、半年………最後,就像背向的兩條射線,向兩端漸行漸遠,從此再無交集


倒也不是刻意迴避,他們都了解,進入職棒後,生活完全被棒球所填滿,訓練、比賽、各種採訪,一整天行程結束後早已是筋疲力盡,倒頭就睡,當下一次想起要回對方訊息時,早已是在那之後的數個早晨,而面對的又是新的事情,根本無暇顧及遠在彼岸的戀人


是的,他們都明白


就是因為明白,才沒有要求對方抽出時間關心彼此;就是因為明白,所以不想增加對方的負擔....


就是因為明白




才選擇慢慢退出彼此的世界.....



---------------------------------------

輾轉間已經過了五年,也是澤村退役MLB後第一次回到所自己熟悉的國家,聽到熟悉的語言,看到同種膚色的陌生人頓時也有種親切感



澤村曾經認為自己不是個輕易退縮的傢伙,但後來不得不承認,他也有害怕的東西——

害怕,失去御幸一也




美國的生活並不比在日本輕鬆愜意,反而更為緊繃,聽不太懂教練及隊友一口流利的英文是其次,為了球隊向媒體提供封口費也不佔少數,最令人無法忍受的,是殘酷的隊員交易

說起來在職棒界裡這是必然的現象,只是一向重感情的澤村無法接受自己與一同打拚的隊友最終會隨著合約而被迫分開,甚至成為敵隊,原本和睦相處每一天現在卻站在對面準備彼此的交戰


爾虞我詐的世界
他承受不了


而當他正為這些擾人的事情想找個傾訴對象時...

御幸不在了。

撥打長途電話給太平洋另一端的戀人,手機傳來機械式女聲通知為空號時,澤村更確信了這點




“澤村選手怎麼就這樣退役了呢?這幾年的成績都不錯啊!”

“可能是想回去日本了吧!畢竟那裡才是許多棒球回憶的所在之處呢哈哈哈”



還是決定去尋找那個,有御幸一也的地方



必須找到



無法忍受 沒有他的世界




---------------------------------

望著車窗外的建築,一一讀著上面寫著平假名、片假名的大型看板。車子穿梭在熱鬧的市區,若不是藉由車上所顯示的時間,根本不會相信現在已經接近午夜


回來了....嗎?


不....好像還少了什麼.....


下了計程車,眼前的公寓外觀還是跟當初租下時如出一轍
提著簡單的行李爬上了階梯,鐵製的灰色大門也如當年佇立於此


但那個人.....還在這裡嗎?


五年沒有見面、三年音訊全無,鑰匙的冰冷觸感隨著手掌蔓延至全身,更是刺進了心坎

怯生生轉動鎖孔的瞬間,門開了

儘管屋裡一片漆黑,澤村仍清楚地記得家中的每個擺設,行李隨手一扔,逕自地往臥室的方向奔去



幸好你沒有離開...



主臥房裡開著小夜燈,屋主已沉沉睡去,發出規律的呼吸聲,澤村緩緩地在床邊坐下,眼前的這個人外貌早已不比當年的御幸一也年輕,臉上的輪廓深了許多,拿下眼鏡後深邃的眉間彷彿是經歷了不少人情世故與人情冷暖,令澤村不禁伸手揉了揉


“為什麼換了手機號了呢...混蛋御幸...”

就算這麼多年沒見面...我還是...一直一直...想著你啊..


想告訴你季後賽中我第一次的登板投球,雖說是作為中繼上場,但還是完美的救援成功

想告訴你我在那裡的練習情況,想告訴你我好不容易升上一軍,告訴你我跟對上的捕手如何配合


想告訴你...我好想你...


早知道不去美國...


待在你身邊 就好了...




但至少,趕上了呢...


趕在第一個跟你說


"生日快樂”


還有


“我回來了”


木櫃上的時鐘顯示著12點十五分


而床上的人起身將澤村摟進懷裡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熟悉的聲音在耳邊迴盪

“謝謝你,澤村”



什麼也不用說


再也不會離開




-----小後續-----

"不過澤村,我並沒有改手機號碼啊"


"欸?   啊!!!一定是那次換御幸的聯絡人頭像時按錯了"



"......"
"你真是...."


太可愛了吧!




fin.

手機排版實在太糟糕所以重發...

基於某池面生日當天會沒時間碼文所以這篇很早就生出來了www
Lofter的御幸生賀文一直刷一直刷,看到太太們的糧真的很開心!!!
謝謝喜歡御幸一也的每個太太及讀者們
#請允許我再說一次御幸生日快樂!!!!!
#感謝閱讀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